<rp id="ydtgp"><acronym id="ydtgp"><input id="ydtgp"></input></acronym></rp>
596漳州房产网 新闻资讯 本地新闻 >>

再见了,老车站 昨日漳州客运站永久性关停车站功能

2019年04月30日 08:54    来源:闽南日报    点击: 次    0 条评论

  4月28日18时30分,车牌号为闽EY8073的大巴车载着三位乘客缓缓驶出了漳州客运站出站口,向目的地云霄驶去。

  编者按

  4月28日傍晚的漳州客运站略显不同。

  最后一批乘客购票上车。

  最后一班大巴车驶离站台。

  出站口的铁闸门最后一次关上。

  这一天,这座运营了49年的客运站永久性关停车站功能。

  这座位于胜利路与新华北路交叉路口的建筑承载了几代漳州人的回忆。

  再见了,亲爱的老车站。

  4月28日18时30分,一辆车牌号为闽EY8073的大巴车缓缓驶出了漳州客运站出站口。

  这是它今天第四次经过这道缉查闸口,却也将是最后一次。车身经过大铁门时停了下来,短暂的停留后,车子又缓缓启动,从漳州开往云霄的两个小时旅途随之开启。

  在它的身后,是承载了几代漳州人归乡离家情感的漳州客运站。随着最后一辆车的离去,这座伴随漳州人走过四十九载春秋、曾是全省最大客运枢纽的汽车站终于停下脚步,在人们恋恋不舍的目光中,悄然谢幕。

  从1970年择址动工到1973年建成运营,再到数次修葺,尽管格局几经变迁,但发生在胜利路与新华北路交叉路口这座建筑里的故事却从未被忘却,而是随着岁月融进了每个漳州人的情感最深处。

  最后一次 拉下铁闸门

  最后一次用力拉下了铁闸门,危险品检查员梁建龙轻轻叹了口气:“又安静了。”

  偌大的候车厅荡然一空,被铁门隔离后的幽暗笼罩着大厅、留有余温的座椅和清扫地板的同事。

  这样的场景他太熟悉了。自从32年前调来漳州客运站工作,每天最后一班车发出后,他都会在关门时巡逻一遍无人的车站大厅,“这份安静,曾让我感到无比心安,今天,却让我觉得无比失落。”他说。

  从今以后,这里不再有那熟悉的“厦门厦门,还差一位”,不再有各式各样的班车进进出出,不再有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打着电话说“妈妈我到家了”,所有的喧闹最终都归于平静,“静得让人想哭。”他说。

  一路从仓管员、乘务员做到危险品检查员,梁建龙在这里度过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也见证了车站曾经的繁忙与辉煌。“当时这里是漳州最大也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每天来往的客运班次和旅客都非常多,我们经常要三班倒,十一二点下班是常有的事,有时碰到节假日高峰期,还会忙碌到次日凌晨。”

  最开始做乘务员时,一个大票据柜、一支笔、一把剪刀,就是梁建龙的全部家当。“按照汽车座位数分置的大票据柜对应着购票时间和信息,我们根据每一位乘客的需求一个个叫票,卖出去的就打一个勾,然后用剪子在票面做个记号。”从旅客上车买票、问询到确定车次日期、出票、核对金额再找钱,卖一张票大约需要花费5分钟的时间。

  1996年计算机售票全面启动后,车票的样式从硬卡纸变成了软纸票;2005年自动售票机的入驻,更让卖票时间大幅缩短,再也不用拿着大票夹子喊票的梁建龙,转做起危险品检查员,这一做就是23年。“一开始是手动开包检查,行李箱一溜子排开,一个个挨着翻查过去,常常一排要查上数十分钟。”2007年,车站引入自动安检机,让梁建龙和同事从低头翻包的窘境中彻底解放出来;2014年,智能安检门的入驻,更将过检效率提高到几秒过一人、让违禁品无处藏身。

  从粗朴到先进,从热闹到落寞,梁建龙与身边走过的乘客一起,共同注目着客运站在时代的洪流中更迭前行。“听说,未来原漳州客运站所处地块还将继续由漳州长运集团进行下一步规划。”梁建龙充满期待。

  最后一次 目送大巴车远去

  吱呀声中,两扇大门缓缓靠近,略生锈的大锁最终沉重落在了门间的铁链上。

  站在漳州客运站出站口,站口缉查员杜贵林望着最后一班大巴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说话。

  从1987年来到客运站成为一名站口缉查员,30多年的时间里他眼看着一辆辆从这道门里开出去的三轮柴油车变成了四轮小汽车,再逐步升级成16座中巴、42座大巴,见证了乘客们“排队十里、蜂拥上车”的盛况,也目睹了数条线路齐发、车辆鱼贯出站的壮观。

  “当时漳州客运站被视为漳州中心,来往漳州的客运路线都喜欢把这里当做‘起始点’。所以漳州客运站又有‘零距离起始点’的美誉。”杜贵林说。

  走回出站口岗亭,杜贵林的眼光落在对面的铁皮小屋上:“这是随车站翻新而建成的第二代岗亭。那些年里,一切暖心与美好都出现在我们眼前。”随着客运站售票窗口从石头堆砌、钢筋水泥浇筑升级到了透明玻璃隔间,班车时刻表开始出现在LED智能化大屏上滚动播报,进出站口的大门从手动门闸升级成为电动门,顶棚由玻璃中空重建成了钢质防雨隔板,24小时票务机、志愿者服务站、自动售卖零食机等也成为乘车人最津津乐道的话题。

  在岗亭的木桌上,有一台电脑和自动打票机。“明天起,原属漳州客运站的17条线路64部营运车辆都将被整合到漳州客运中心站的54条客运线路中,所有的旅客也都要从位于龙文的客运中心站乘车出发。担心部分外地旅客还不知晓这一变化,长运集团就在咱这个岗亭里配备了售票装置,来到客运站的旅客可以进行现场购票。”杜贵林告诉我们,长运集团还为走错站的旅客提供四辆电动小公交,帮助购票乘客及时前往客运中心站乘车。

  “最后一天,一切似乎都改变了,一切似乎又都没变。”杜贵林笑着说。

  最后一次 从客运站出发

  司机周春林上车时,喝了口茶杯里的水。早上六点出门时泡上的,四次往返云霄和漳州的时间,让茶叶的味道愈发寡淡。“已经习惯出车前喝几口茶水,润润嗓子,也能提神。”周春林乐呵呵地说。

  来到漳州客运站9年的时间里,他行驶云霄专线上万次,这壶茶水也陪着他走了上万里路。“明天起,我们云霄线的14辆车都要从客运中心站发车了。新站更大、场地更宽、设备更齐全,车辆数也更充沛。我们都知道,那将会是一个新的更好的开始。只是一想到要跟这里说再见,还是有很多不舍。毕竟,这个站见证了我们每个人的成长。”周春林握了握手中的茶杯,轻声说。

  在周春林驾驶的漳州客运站最后一班客车上,只有三个乘客。李张毅是其中之一。

  “今天是我18岁生日,回云霄是想和家人一起庆祝。”李张毅腼腆地告诉我们,他平时坐客运汽车的机会并不多,回家乡更多时候是选择多人拼车。“时代发展,大家出行方式也变多了,客运汽车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今天我特意买了这最后一班车票,想为18岁留个特别的记忆,也想对刻进咱老漳州人心里的车站好好道个别。”李张毅说。

  在他的后面,坐着林榕和她的5岁女儿。小丫头正探头探脑地向车窗外张望着,胖胖的小手拍打着车窗。“第一次离乡求学,就是从这里坐车的。后来或旅行或工作,也常常需要来客运站坐车。”作为客运站的“铁粉”, 林榕笑称把候车大厅里的椅子都坐了个遍,“从木椅、塑料椅到钢铁椅、按摩椅,每次变革都伴随着舒适度的提升,而大厅里服务员每一声问候和每一杯交到手里的热开水,都能让人的心融化。”

  车启动了,林榕拉着小女儿的手,从车窗挥手告别。

  再见了,亲爱的老车站。

声明:本网大部分文章转载自第三方媒体,文章头部皆有标注来源出处,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下架处理。
0条评论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0-2019 596fc.com All Right Reserved 596漳州房产网@为互联网事业发展助跑 闽ICP备10021552号

云南11选5四星五星6_云南11选5四星缩水软件免费版 香港航班恢复正常| 白夜行| 彦希| 拜仁2-2柏林赫塔| 康熙来了| 周深| 鹿晗| 法甲| lv| 平安回应汇丰事件|